子鸢

微博@子鸢LT______
喜欢六桃和猫(づ◡ど) ​​​

院内冬初,昔年与你栽的桃树


  叶落早做尘土;

新雪来时,又将陈酒埋了几壶,


  盼你归来后对酌。



你一直在这,都没去过别处,是不是在等着谁?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我……


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


红尘为家(下)

花红推开门,陈三炮迎面走来,接着她发现,战士们和乡亲们都酒席旁的两边站着。花红被上百双眼盯得害羞。
“干嘛呀…”
陈三炮没有回应,只是笑着望她,眼中是装满了话。
两人望着彼此,四目相对,像是要把彼此望穿.
终于陈三炮跪了下来。
眼前这个男人伸出手,在空中停了半晌。
五个字,坚定地从口中说出……
“花红…嫁给我。”
花红眼中渐渐蓄满泪水,而嘴角轻轻扬起。
“嫁给我”陈三炮的语气变得低沉,其中夹杂着深情与期盼。
花红身侧的手有些发颤,或许是这一天她等了太久太久了.一时无措,千言万语梗在喉咙竟是说不出来,只放任泪水肆虐.其实她是欢喜的.
她颤颤抬起手,却不往三炮那去,猛地抹去一脸泪水,扬起一边嘴角,露出浅浅的梨涡.她笑了.而后又用力地拍了三炮的一边肩膀,渐渐抓紧了
“小子,还蛮浪漫呵”
三炮也笑了,眼角隐隐约约的皱纹中流转着无限爱意.他懂.
在花红收回手的那一刻,他猛地站起来,一手拉回花红的手,紧紧握住。花红一时反应不过来,便整个人都跌在他的怀里,陈三炮顺势抱住她。
花红笑着挣扎,陈三炮便越抱越紧,他在花红的耳边呢喃道
“我再也不会放过你.”


宴席上响起了掌声,百余位乡亲看着眼前这一双人儿,或许是想起了他们历经的苦难,或许是被他们的甜蜜所感染,笑做一团,也有的悄悄抹着眼泪,欢喜得似是自家女儿成亲般。
也是,花红可不就是辛浦镇百姓们的女儿么.


也不知哪个人起头喊一句“亲一个!”乡亲便跟着起哄
三炮故作扭捏,心底却是乐开了花,心中的小人儿早已腾空跃起欢呼数次.
而花红毕竟是个女人,乡亲们这一起哄倒是弄得她不好意思了,两颊漾起一片殷红,越发显得可人.看着三炮渐渐走近,她竟有些软,毫无底气地来一句:“陈三炮,你敢!…”话没说完,就被陈三炮突如其来的唇堵住,任何犀利的话语到此都化作了外人听来支支吾吾的嘟囔,突然袭击的触感使花红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任凭三炮的唇肆虐.她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只剩一句话在头顶上盘旋…
唔…好软…
乡亲们起哄声一浪高过一浪,还有几声轻佻的口哨
好软…软…

软你妹啊!
花红猛地推开三炮,三炮从那美妙的境地中硬生生被拖出来,有些懵,抬了抬眉毛,抹了抹嘴角,这压寨夫人…莫不是生气了?
乡亲们静了下来,不知所以
花红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又充满柔情,抬头纹中刻满了生疏的情话,那道长长的疤痕也在了诉说着似水柔情.
她忽地往前去,踮起脚尖,搂住三炮的脖子,用力地亲了下去,三炮险些倒了.
花红却用眼神霸道地告诉他
“我的男人,得我亲自来办!”


掌声很久很久才停下来。
站在花红身后的小五子,突然不解风情的冒出了句:“爹!您的戒指呢。”
陈三炮愣了一愣:“戒指?……唉戒指呢,对,哪去了?”
花红故作吃惊地望着他:“戒指你问我啊?我怎么知道。”
“嘿?我说我八年前不给你了吗,不都向你求婚了吗!你说…你。”陈三炮质问道
“是啊,可你告诉我要用了吗?你叫我带了吗”说着不自觉的翻起了个白眼。
“嘿我说你……”
“收着呢!”花红得意地插了一句,陈三炮这才放下悬在空中的食指。
“压寨夫人~”
“说谁呢?不要脸……”
“你啊,我就说,你迟早都是我陈三炮的女人。”
“切……”花红强忍笑容。

他一把搂过花红……花红没有反抗。


两人笑脸盈盈,眼里充满泪水。


庆功夜上,两人再次见到了父老乡亲们。
花红令小五子去酒窖取出当年她离开时酿的最后一坛子酒。开了封。
醇香满屋,八年了……八年就这样过去了。
花红和陈三炮坐在一起畅饮,那醇香流连于唇齿间,也流连于两人之间。
夜深了,人也走得差不多了。
花红醉了,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手一挥,大喊“喝!”,又猛地坐下.两颊通红,眼中盈着笑意。
三炮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看着她醉醺醺的可爱的模样,想起了十年前在铜锣寨的时候,这个小娘儿们倚在酒缸边,笑着说,“今夜子时,会有人来赎我的.”,再一笑,泪两行。
三炮拿起酒杯,似是回应花红,轻轻道“喝”,便一饮而尽。
他发誓,这辈子不会再让他的傻娘们儿受委屈。


门前的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春秋几载,眨眼间化风而逝.
辛浦镇一切如旧,依然热闹.
只是街边一家店前被大伙儿围得水泄不通.
只见人群正中一个女人从一个男人手中抢过招牌,夹在腋下,那男人无奈笑笑,可那嘴角分明溢满甜蜜
“姑奶奶诶,您可悠着点儿”
那女人下巴扬得老高,一双眼盈满了笑意
“老娘盼了好久的酒坊,得老娘自己来挂招牌”她纵身一跃,稳当当坐到了梯子顶,得意地“哼”了一声,那男人见女人如此,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嘿嘿笑了.
那女人把招牌挂上,翻身跳下来,看着身旁的男人,似是得意,似是欢喜,似是感动,她笑了,眼角有泪,闪着光.
旁边冒出两个小孩跑过来,一跃跳到男人的身上,那男人一手一个,差点倒了.
女人刮了刮小孩的小鼻子,转身,笑着说:“乡亲们,请!”
乡亲们一拥而入,一家四口齐齐笑了.
辛浦镇一切如旧,依然温暖.

暖风吹来,拂开了门前一树梨花.


【完】

红尘为家(上)

最近饭圈里很多人再补这部刘涛2014年的戏
花红角色确实特别可爱特别圈粉
泼辣的性格也很和我胃口。
站花红和陈三炮这对,可大结局虽然在一起了但没有婚礼什么都没有特别草率所以我就写了一个弥补一下~~~分上下篇发【高甜虐狗】

…………

八年抗战,终于结束……

漫长的八年,他们若是没有彼此,没有那句

“只要战争胜利后,我们都还活着,我就嫁你陈三炮.”

他们怎么能坚持到现在

新四军部队也回到了辛浦镇。

八年过去了,辛浦镇上的一切都变了。

战时的硝烟在刀光剑影激烈的跳闪后升腾为袅袅炊烟。

罪恶肆虐过后的废墟在血泊的倒影中重建为幢幢新屋。

美酒的醇香化开了血腥味和枪火的呛味,流连于大街小巷,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眼角眉梢都充盈着笑意,脸上跳跃着的是欣喜。在心中积郁了八年的阴霾终于烟消云散……



庆祝部队归来的乐曲的第一个音符响起.

树上的鸟猛地四散飞开 街上的人们却猛地聚集起来.

欢迎这支令整个乡镇骄傲的英雄部队,回家.

阳光很暖,照亮了小镇。

锣鼓喧天,士兵们军装上的勋章和大红花很耀眼。

一片欢天喜地中看不清谁的脸,只知道都笑着,两颊的泪痕闪着光。



战士们回到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筹备庆功会,镇上男女老少都忙活了起来,四处张灯结彩,庆祝革命英雄们凯旋。



清晨,公鸡在土墙头上亮了一嗓.

风起了,遥远的某一处的地平线散发出微弱的光亮,那一缕光开始倔强的蔓延。

一轮红日缓缓升起,它似盈着笑意,颊边的殷红漾了一片,染红了那一小片天。

公鸡再亮一嗓,镇上开始骚动,天亮了……



花红踩在梯子上,陈三炮扶着梯子,不停的念叨着:“小心点,你看你……这个笨女人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一点长进都没有啊,你说你…一点儿都没变啊”

花红挂起了手中的这一盏花灯,低下头狠狠瞪了三炮一眼

“陈三炮!要你管!你管的着吗你!”说着又抬起头,挂下一盏花灯。

陈三炮被搪塞得说不出话:“你…”

“你什么你!你想干嘛”花红这一次理直气壮地说道,头也不回一下。

陈三炮咬着牙,心中却充满无限温暖。

以后,他终于可以每天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在自家房子后面种满菜,每天一起施肥浇水,上山打猎砍柴,下河洗澡捞鱼.累了彼此都能有个肩膀靠靠,全心全意爱着彼此.清晨有个女人为他做早饭,黄昏又可以一起在炉火旁打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想着想着,陈三炮眼眶红了起来,望着梯子上的花红,眼里只有宠爱和感动。

“老子等你,老子不怕等,也等得起。”

等啊……等啊,这一天真的来了。

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了。

花红低下头,见到陈三炮含情脉脉的望着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头“傻吧你……”

陈三炮“噗叱”笑出了声

“傻娘们……”

花红没有理他,自顾自爬下梯子,拿着花灯走向前面的柱子,心中却也早已感动,泪眼朦胧,她也一直在等,等着这一天,等着陈三炮娶她进门,等着余生当他的压寨夫人……



挂完彩灯后,陈三炮拉着花红,穿过大街小巷来到铜锣山脚下.

这个地方看着凄凉,附近住的人也不多,可依山傍水,在这镇上可是个好地方。两人停下脚步,花红呆呆地望着眼前这处景致。

“怎么?喜欢吗”陈三炮侧过头,脸上深深浅浅的鱼尾纹浮现出来。

花红迷惑地望着他。

“傻了吧,老子告诉你,这是咱们以后的房子啊!”

花红睁大双眼,像是在向陈三炮的确定。

陈三炮嘻笑着点点头。

花红几秒后双眼嘀溜一转,推了他一把,假装生气地回应“谁跟你啊……自作多情”转身就走。

陈三炮笑着看眼前这个傻姑娘,小跑几步赶上去说:“唉花红,你不再多看两眼吗,这将来可是咱家啊。”

花红甩过头,用水灵的眼睛瞪着陈三炮“去去去,做你的梦去!”

“也是,不用多看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日子瞧。”说着得意地走到了花红前面。

花红走上去拎住他的耳朵。

陈三炮假装被弄疼,一脸无辜,似是求饶:“压寨夫人…您手…手下留情啊”他看着眼前得意洋洋的花红,心里装满幸福。

如此这样

就很好。



下午两人去集市逛,一路上热闹得很,和战前的光景无两般,只更添了欢喜.

“嘿,你看那儿”花红用手肘捅了一下三炮,三炮故作痛苦,侃道“姑奶奶,您可轻点儿”,说着便也朝花红说的那边看去。

只见那店前里三圈外三圈围了好多人,正中的梯子上站了个又矮又胖的男人,摇摇晃晃地把招牌挂了上,猛地跳了下来,差点摔了,理好行装,满面春风,高声道:“我酒坊今日开张啦!”

接着百姓们一拥而入,那人在门口忙得都站不住了。

“辛浦镇今个儿也算是安宁了”花红言语里不起波澜,却是溢满喜悦。

三炮长叹了一口气,目光投向远方“是啊,糟心的都过去了”他看看周围,“如今日子也不那么苦了,酒坊该开张开张,人们该生活生活,战时的那个毫无生气的镇子,想起来却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了。”



不知是哪个娘们大笑了一声,惹得整条街的人都笑了.

花红噗嗤一声也笑了,眼中那汪碧水起了涟漪,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

三炮看得沉醉,岁月静好,他只想与眼前的这个女人携手共话天长地老.

直至花红瞪了他一眼,三炮才缓过神来

“你干嘛”

“没,我看风景”

花红笑了,他也笑了

她的梦还得他来为她圆

安谭【在你身后】七

昨天lof和简书接连翻车也真是尴尬得不想再提
今晚看了微博之夜原本想偷懒不写了来着。
但到12点后还是逼着自己来给大家发点糖…就写到了这个点QwQ
【接近尾声咯~想看什么告诉我吧^】
这篇写的是激情过后很清新的爱:

……

欢愉过后两人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老谭缓缓睁开眼睛,手臂环过脖子窝着安迪的右手,他不愿吵醒安迪。看着安迪沉睡的面容,将脖子深到安迪的额头处,拨开刘海,亲了又亲……
然后鼻尖顺着她稚嫩的脸颊滑到嘴唇处,轻轻吻上。
流连于那一处殷红。

之后又重写躺下,掩盖不住脸上的笑容和内心的幸福感,望了安迪很久很久。心中的欲望不断上升,可他却更希望她一直只是这样,踏实地睡着,有天使般的恬静美好…

他用手绕过安迪的脖子,搂住她的腰,自己移得离他更进了一点。

另一只手依然与安迪紧握,一夜未曾分开。

可能是因为床的晃动,安迪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正好与老谭深邃中满是宠爱的双眼对上。

安迪睁着水汪汪的大眼迷离地望着身旁的人,先是有些吃惊…恍惚,只是觉得脑袋里空空的,像是记得可却又想不起昨晚发生的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老谭就温柔的吻了上去。安迪张嘴像是要说什么,可谭宗明吻得认真而热烈,她挣扎也无用,干脆缓缓闭上双眼陷进热吻,再无反驳。接着深拥……舍不得离开彼此一秒。

起床后,两人换上衣服,牵着手下楼,走出酒店散步,在普罗旺斯,满世界全是花园,可见这里的人是真的很开花呢。

“你最喜欢什么花?”安迪俏皮地嘻笑

“薰衣草。”

“讨厌,那明明是我最喜欢的花。”

谭宗明瞧着安迪撅起樱桃小嘴,忍不住走上前捏捏她的笑脸。

笑脸盈盈,岁月柔情……

老谭是喜欢薰衣草的。

薰衣草的花语是:
永恒的爱。

看着满墙的花生机勃勃地生长,争齐斗艳。
和心里爱的的人一起度过清晨竟是如此特别,如此充满期待。

安迪漫步于满山花海中多半是沉默,听谭宗明有一句没一句的念叨,可心中对这样一种全新的感觉,却是充满欣喜。

半个小时后,两人回到酒店吃早餐。
可安迪却执意要自己做给谭宗明吃。

安迪到楼下超市买了几个鸡蛋,煎蛋可能是她唯一会的烹饪了……老谭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安迪。
果然这位天才厨师的厨艺还是如此只好,
下锅是差点溅到自己的手,可自尊心却使她依然却不敢出声,故作镇定。
却不知一切细节谭宗明都看在眼里。他走进出发,从安迪背后绕过她的腰,紧紧握住她的手,面对这个眼前这个傻的可爱的小女人。忍不住侧过脸去亲了他一口。

安迪愣了一下,出于本能地后退了一部,却踩到了谭宗明的脚,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身上,老谭自此便不放手了,可是锅里的煎蛋已经冒气气泡,快糊了哟。

两人只能乖乖干正事了。

这才让安迪加速的心跳慢慢缓了下来。

只要是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待在一块,哪怕早餐只有煎蛋和牛奶,也足够另他们回味无穷。
老谭细致的望着安迪,见她脸上余温为退,便宠爱地望着她笑了起来,露出眼角的鱼尾纹,深邃而迷人。

安迪见状脸则更滚烫了,害羞得连忙起身装作去倒牛奶。

蘸着甜甜的番茄酱的鸡蛋如此美味而暖意浓浓。竟让安迪蘸到了嘴角旁的脸上,谭宗明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安迪却因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而傲娇地生起了气。

谭宗明起身走到她跟前,用餐巾擦了擦她的小花脸,顺带轻轻够了一下她的鼻子。安迪红着脸揉揉发痒的鼻子,低下了头,笑容泛起却再也褪不下去……

【二月好!晚安啦】

安谭【在你身后】四

新年快乐^子鸢在这给大家拜年!!
鸡年大吉万事如意!
从大年初一写到了大年初二哈哈哈
依然感谢~
【新年愿望:高产,人设不崩,能有更多人喜欢!mua!】

【最后安利一首歌:《以后别做朋友》特别适合这一章!哈哈哈我有用到里面几句歌词来着~】

……
两人沉醉在一片的紫色花海中
流连忘返
轻轻牵着彼此的手

安迪出奇的显得自然,没有一丝不习惯。
毕竟十年,这十年一直只有他陪着自己。
能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小细节,也听得见彼此心里的声音。

两个人,就这样,
仿佛能够走向世界尽头。

直到夜空中一颗颗闪耀的星星出现
两人才想起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老谭得意的望着安迪对她说:“安迪啊,普罗旺斯最出名的就是红酒,我听说过有一家酒窖,知道的人不多,要不我带你去尝尝?”

安迪抬起头微微露出笑容,朝着她点头。
老谭笑得灿烂,举手投足洋溢着欣喜。

酒窖很大,散发着昏暗的烟火,满溢着历史的韵味,和浓重的古典气息。
安迪认真细致的看着每一处精细的装饰,果然是个好地方 。这里梦幻得似与世隔绝,没有尘世间的烟火气,老谭知道的,安迪一定会喜欢。

简单点菜后,老谭为安迪倒上了半杯红酒。

沉醉于绝世美景,回过神才察觉饥肠辘辘。

老谭看着安迪饿坏了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笑起来,宠溺的朝着她说:“慢点吃慢点吃,这些都是你的,不急。”

她的每一种样子,他都想细心刻画,用余生漫漫时光去回味。

安迪后来察觉老谭呆呆的望着她痴笑,歪着头问老谭怎么不吃呀。

老谭用手拖着下巴,没有作答,只是满眼爱意。

两人喝起酒,想起了初识的场景,想起了一起路过的大大小小的街道,一起走过的四季羽叶轮回,一起成长,一起摸清这个带着面纱的世界。

安迪脸上泛起红晕,微醺的她最动人。
老谭怀揣着无法言语的幸福和满足。
他不断的回想,回想曾经校园里孤孤单单一个人的安迪,现在面前这个让自己想用一辈子保护的女人。

两人伴着音乐,断断续续的聊着时而沉默时而欢笑……似乎过了很久,似乎可以聊到天荒地老。

恍惚听见耳边响起一首熟悉的歌
曾经与旧人朝夕相处时也听过的歌。
安迪再次陷入回忆中,画面一下子又出现在脑海里,她突然觉得天花乱坠,想放下酒杯揉一揉脑袋,一不留神却打翻了一旁的红酒。

老谭见状立刻扶起酒杯,起身帮安迪擦掉桌上的酒。
安迪却愣了神,目光朦胧地看着眼前的谭宗明,没有反应。
忽而泪水滚珠似的从眼眶滑落
老谭手忙脚乱地替她擦去,喃喃道:“安迪,怎么哭了……”
他直起身子,隐约听见安迪低声说到:“老谭,这么久了,我以为我已经做的很好了,可是他还是不爱我对不对!!”

“老谭,你错了,你骗了我,我终究还是只能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去承受残酷,去走完独自一人的路。”

“老谭,我好难受,真的,心里难受”

“我还是像以前那样,无法被世界接纳。还是这样令人讨厌。真的……”

她低落的声音萦绕在他的耳畔,“我怕哪天你也走了,剩下我孤身一人,怎么办?”

她的害怕和荒乱映在微醺的眼眸里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他再也不能忍受眼前的爱人时刻怀揣恐惧和缺乏安全感;
他再也不愿让她为了过去挥之不去的残酷回忆而心如刀绞;
他再也不愿她沉溺在过去不该有的感情中患得患失;

大概酒壮胆,谭宗明做出了从他们认识开始最亲密的举动

他终于忍受不了心爱的人承受他把她一下子搂进怀里,轻轻吻着她软软的头发,略带飘渺地轻声说:“放心,就算放弃自己,我都不会放弃你。”

眼泪滑落,她死死抱住眼前这个男人,十多年来从未离开的人。他才是她的港湾。这一刻,安迪懂了。
这么多年,安迪似是懂了。

他看见她轻微颤抖的肩膀。她听见他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眼中的泪花好像淡了几分,只剩嘴角的极淡极浅的笑纹。

两人在暗红色的霓虹灯照射下,依偎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呼吸。老谭的手附在安迪的肩上,温热的空气中肆溢红酒的芬芳,不曾消散。

“老谭,我知道,我知道还是你最懂我。”

安谭【在你身后】三

祝大家除夕快乐~ 呀

新年就要到了
新的一年里学习进步
希望我爱的刘涛天天开心!越来越好。

……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却又令人沉溺于中 ,
给人以错觉

法国到了 蓝色海岸到了…

安迪的状态好多了,在阳光肆溢下露出了一抹令人难以察觉的微笑
像早春的花 在经历了严冬后 重新绽放

因为匆忙赶往机场,老谭只是让助理带了一套便装,没有过多的行李。安顿好安迪的东西后,两人便来到了小镇上。

即使眼睛还是臃肿,笑容还是带着伤痛
这样的伤口就让老谭帮她治好吧。

安迪漫步在小镇的街道上,老谭跟在她身后,只是走得比她还慢。
微风和煦
普罗旺斯多变的天气别有特色
阴晴不定,却又总能很快重新见到阳光。

在这座小镇上,每一寸空气都弥漫着轻盈和浪漫

老谭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向安迪介绍这个小镇 “普罗旺斯是骑士之城,历史悠久,这里的人崇尚浪漫,红酒尤其出名。这里发生过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安迪没有回应,但老谭知道她在听。

后来,他们终于见到了翻滚的薰衣草花海,似一片紫色的麦芒,美丽而梦幻。

安迪漫步其中,感受着薰衣草淡淡的花香。
终于能短暂的忘记之前发生的事带给她的痛苦。

老谭依然跟在她的身后,眼前这个认识了数十年的女孩,此刻在他的眼里,依然像个单纯的天使。
在他眼里,她胜过世界上一切美丽的山川草木。

安迪的脚步时快时慢,只是看起来越来越轻盈,心中的压抑和烦恼逐渐褪去。而他的心情 皆随她。

老谭加快了脚步,与安迪并肩,注视着她说:“你知道吗,不要总是因为别人而难过,你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应该是个洒脱的人。你永远不会是孤单的一个人。”

安迪凝望他,嘴角微微颤动。
“四年前,你说,以后一定要去普罗旺斯看看满墙的紫藤花和摇曳的薰衣草花海。我就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你完成这个愿望。”
“永远不要忘记,你还有我这一个朋友。”

老谭轻轻牵起她的手。
领着她走向紫色的汪洋花海深处,
这片花海大得一眼忘不到尽头

安迪笑了
和四年前校园里的笑容一样。
似冬日暖阳。

紫色花海在夜空下摇曳着  空气清冽。
时光深处,依然是岁月的静好。
而这样的岁月里,你我都在。

……

写在结尾:
明后天完篇,希望在这个除夕能给大家增添更多的温暖~
【再过两个多小时就可以看到春晚开场的涛涛啦
这里再次向大家拜年!感谢相逢~新的一年都会更好♥
mua】



安谭【在你身后】二

今天提早发^
故事可能会有三四章
希望可以明天更完
甜的留后头~
预祝除夕快乐么么么

……
是他来了

安迪的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说不出是期盼还是失望
道不明是欣喜还是心痛

“老谭……”
他走向她一把搂过安迪,或许只有眼前这个陪伴了她走过无数孤独无助的日子的男人,才能真正让她停下来栖息,给她卑微的依靠,
她失去思绪,投入他的怀里。

她实在太累了, 只想安静一会, 放空一会。
这个怀抱里 有着与包奕凡不同的气息
在赶到机场的路上
老谭已定好了去普罗旺斯的机票 。

大学校园似乎离他们并不遥远
他记得很清楚,曾在一个漫天星辰的夜晚,两人一起漫步校道上,安迪说过,她想去普罗旺斯,想一个人感受紫色花海的高贵浪漫。
这一切都清醒的刻在深爱她的人心上。

还是他最了解安迪  一直都是
他没有问安迪事情的经过,他不知道也不必知道这些, 他想做的只有陪着她,
此刻眼前的安迪就像一朵被雨水击落的花,而花瓣上仍有清冷的雨水,在风中瑟瑟抖着,脆弱得令她心碎。

“安迪,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希望你的花海身边有我在” 安迪抬起头,泪眼汪汪的望着她,浑身充斥的无助感使她别无选择,僵硬的点点头。

老谭陪着她过完安检上了飞机,他不忍心再看她一眼,只是让安迪把头轻轻的靠在他肩上,任凭泪水打湿手臂 他忍受不了安迪有一丝难过,一丝委屈。责怪自己出现得太晚,甚至差点错过。

安迪睡着了 终于不再掉眼泪,不再伤心难过,不再画面重重 不再让老谭心如刀割。

他看着安迪到睡颜,轻轻拭去她眼角挂着的最后一滴泪 暗暗发誓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守在她身边,不再让她有一丝心痛。

他是如此眷恋,十年前认识的这个女孩,和她天使般的笑容。
安迪啊,总是能让人想把世界上一切最好的事物都给她呢……

透过飞机上的窗户看向外面,白云蓝天
深爱的人,就这样靠在身边
老谭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安迪想要的幸福
但哪怕她永远不属于他
只要看着梦中的她一直这样美好,就是莫大的幸福。

“安迪,我爱你”
一直都是

一切都会好的。

安谭【在你身后】一

喜欢在深夜写东西QwQ
之前为了交考核文章写了前一段
正好放假了就顺着思路把它写完~
故事会先苦后甜啦!
之后几天尽量每日更~没有经验文笔不成熟&&
就当练笔了让大家娱乐哈哈

预祝大家新年快乐【比heart】

安迪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知为何他变得如此陌生
客厅上空吊着橘黄色的灯
却显得冰凉刺眼
仿佛空气凝固

“安迪,我真的……”

安迪却已听不清眼前包奕凡的话语
只是心中卷起滔天巨浪
感觉自己就这样被卷入漩涡之中
眼前一片混沌。

回忆的碎片掠过,拖着刺耳的尾音
“我爱你……”
“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你该相信我…安迪”
……
此刻的包奕凡带着浑身上下闪着凌历的光,每一眼扫过,都刺痛着安迪,刮伤她的心,使她伤得体无完肤。

逃离,只有逃离…
“安迪,你听我解释……”
安迪只是一阵头疼,恨不得拿起矿泉水直接从头上浇下去,浸透全身,浇灭所有念想,回忆和希望……
“够了”安迪疯了一般的撕扯

一声刺耳
桌上的玻璃杯应声破碎在地上
带着几滴血

…………

她红着眼眶,嘴角抽搐不停,过往的城堡已然变成废墟,心中像是被塞进一团棉花,不断吸水增重,令安迪喘不过气来。

“包奕凡,以后再也没有你”

安迪站了起来,过长时间蹲在床边哭泣使她霎时眼前天旋地转,一片朦胧。

她颤抖着拿出行李箱,渴望解脱,什么也不留。下楼以后,使尽最后的力气,推开沉重的大门离开。

去机场的路上,安迪想起老谭,他依然是那个最懂得自己的男人吧,懂她的爱,懂她的痛。

“老谭,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点击发送后,安迪合上眼,决心忘却那些往日的温情

过度的难过使安迪变得迷迷糊糊,眼前的世界一片茫然,她无助的摊在出租车的座椅上,被黑影罩住,昏倒过去。

梦中的她依然不由的抽搐,即使是三十几年一个人的日子里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无助,动弹不得可脑海里的念想却始终纠缠着她的神经末梢,挥之不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本想余生不再是独自孤苦,明明说过你会保护我,这些大风为何是你带来的。”

如天上的曼妙的烟火

美丽弥人

瞬间消逝.

仿佛是在悲伤的囚牢中,紧紧被枷锁束缚。
知道司机喊机场到了
安迪才恍然回过神
一瞬间似乎忘记
可下一秒清醒过来
世界却依然冷漠的望向她
朝她而去的
日复一日,总是这些不被料到的安排

提下行李箱,缓步走入机场,纷纷扰扰,回忆像把锋利的匕首刺痛着她的每个细胞
脑子里全是逃离
逃离……
可在这
带着冰冷面具的世界面前,她却不知何去何从…

曾经想着独自一人去巴黎 看普罗旺斯的花海  是啊…现在的确是独自一人了…    
独自一人…一滴泪到嘴边 一阵冰凉令她颤抖
身边只有寮落的空气
冰凉如水

检票口处排起一道弯曲的队
似看不到尽头看不到远方

但很快……很快她就不属于这座城市了

过安检时
安迪耳边想起一阵脚步声,在耳膜处放大
只有急促跑向她的脚步声
她不知道,却觉得清晰熟悉
像是什么…重要的人

脑海里一念闪过

嗯……是那个人,是他来了

【苏凰】

挂在门楣上的棕榈叶在岁月的风中摩挲成沙,班驳的叶片上印染着明黄色的阳光,南去的大雁在一尘不染的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痕迹,恍惚间有种微妙的波折在眼前。
霓凰倚靠着穆府大门,抚摸此去经年每一道韶光留下岁月的纹路。口中喃喃道:"剩几日了"…
为他开门的依然是他,明媚又温暖,美好到可能下一瞬间便会消逝。梅长苏的眼神深邃得像一口井,可却又每一次都能被霓凰望穿。仿佛一眼如同一生。
毕竟眼前还是这个人。
他说,想带她去竹林里看雪。
冬季的竹林银装素裹,没有四月里的氤氲,一片片雪花降下来,天与地完全融合在一起,洁白明艳。几棵种植年份悠远的大树摇曳在寒风中,坚硬青黑的枝干依然以惊人的姿态盘错而上。风起了,光也乱了,停泊的乌篷船上,两人的呼吸化作一道道白烟,交织相融在寒风的呼啸声中。
这样的日子 还有多长

他取出长笛,拭去清尘,眼神中溢出柔情,他希望霓凰能永远记得此刻在身边的人。
上关花,下关月,苍山雪,洱海月;日落与炊烟,是光,是暖,是你。
"我听到了南岸竹林里的笛声,和那个唯一爱过的少年,"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恍惚像在梦里